再访河北“爱心妈妈” 村民:“惹不起”“打不过”“动不了”她

当前位置:首页乐虎lehu最新注册页面 >

乐虎lehu最新注册页面

再访河北“爱心妈妈” 村民:“惹不起”“打不过”“动不了”她

时间:2019-06-14本站浏览次数:38

       

津云新闻讯:5月初,河北省“爱心妈妈”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、敲诈勒索等违法行为被刑拘,成为全国的焦点,事件本身的大跌眼镜和络绎不绝的记者,让武安这个以矿产为主的小城,一时间沸沸扬扬。

李利娟原名李艳霞,家中行四,大家常称其“四霞子”,名下有铁矿。2018年5月前,在众多人眼中,她建了爱心村、收养了百余名残疾孤儿弃婴,更是2006年“感动河北”人物,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大好人”。可2018年5月初,武安市报社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篇文章,揭露了李利娟慈善下的另一幅面孔,敲诈多家企业和单位,霸占他人财物,在市委院墙外私搭彩钢房开杂货铺……戏剧性的反转,让人惊愕。

如今,李利娟已经被刑拘一个月有余,不曾与李利娟有牵扯的人们,已经将更多的目光挪到了其他新鲜事上,有牵扯的人们,即便现在李利娟被刑拘,他们仍然有怨在心。那么一个多月来,事件又有哪些进展?李利娟在武安市委墙外的彩钢房是否已经拆除?爱心村现在如何?李利娟在看守所的情况又如何?6月14日,津云新闻记者来到武安市,再探究竟。

【关于现状】

8名保安轮班看守爱心村

杂货铺彩钢房已经拆除

5月5日,武安市报社微信公众号“新武安”发布了一篇名为《从冰山一角看“爱心妈妈”李利娟的双面人生》(以下简称《冰山一角》)的文章,文章中指出,李利娟借助众多孤残儿童的名义,在爱心的掩护下,不断地敲诈勒索,证据确凿,武安市公安局已经依法对李利娟实施刑事拘留。这些,让李利娟一直树立正面形象,一时间轰然崩塌。

爱心村现状

李利娟建立的武安市民建爱心村在西三环边上。6月14日,爱心村入口处立着的约10米宽的铁架拱门上,原本插着的6面红色旗子,只剩了4面随风飘荡。沿着拱门的柏油路向下,就到了爱心村大院,两扇小门和中间大门,仍然锁着,院子里零散的停着几辆车,只有保安和负责养鸡鸭猪的谢师傅。最里侧的黄色两层楼房,是爱心村孩子们的宿舍,院子里有几处白墙的平房,保安说是库房。

从李利娟被刑拘至今,这里一直不允许任何外来人员进入,“我们现在8个保安,每组4个,早晚轮班在这看门,除了我们几个,还有1个养鸡鸭猪的57岁的老头,姓谢。”一位保安对津云新闻记者说,“除了警察以外都不能进,一般一次来七八个警察,清点库房里的东西。”

爱心村现状

与李利娟有关的,还有大家关注度很高的市委院墙外的彩钢板杂货铺。杂货铺的位置在南关街上,南关街是武安市相对热闹的商业街,除了市委院墙旁的位置,街两侧的其他位置都是普通门市房。

两根电线杆的位置就是原本的彩钢房杂货铺

据之前媒体报道,李利娟的杂货铺是唯一挨着在市委院外搭建的彩钢房。彩钢房杂货铺的位置在中兴路与南关街交会,沿着南关街走30米左右的市委院墙外。6月14日,津云记者来到这里,原本的彩钢房已经不见了,位置上停着电动车或轿车,只有地面的黑胶和泛黄的边缘,能看出长约10米宽约4米的痕迹。

“里面卖一些杂货和水,这杂货铺不总开,有时候开也不是全天,只是早晚人多的时候开一下。”高乐在彩钢房对面的供销大厦上班已经3年,从他来上班,这个杂货铺就在,“差不多5月中旬,这个杂货铺被拆的,8点半之前,当时已经拆的差不多了,我们商店还没开门,大家都在门口看到了。”

【关于评价】

年轻时在棉纺厂工作

她“嘴厉害”“不讲理”“不正经”

曾几何时,“爱心妈妈”李利娟是让人感动、敬佩和学习的榜样。22年陆续收养百余名孤残儿童,不惜负债累累,卖掉别墅,虽然病魔缠身,仍为了孩子努力赚钱。

直转急下是从5月4日,武安市有关部门依法取缔爱心村的事件开始的。出租车司机彭军强还记得,第一天知道这件事时,大家都在为李利娟鸣不平,“我们都觉得这么好的人,帮助了那么多孩子,政府不能这么对她。”彭军强说,是后来接连牵扯出的一连串内容,让大家寒了心,失了望。

事发后,在不少媒体的报道中,认识李利娟的人都评价李利娟是“女痞子”。这一点,王同义也认可,王同义说,自己和李利娟家都是武安市里的,是棉纺厂的同事,19岁就认识了李利娟,李利娟当时在棉纺厂是纺线工人。

“她喜欢管闲事,霸道还不讲道理,嘴特别的厉害,有没有理都是她有理。”王同义说,上班时,李利娟给大家的印象最多的还是“不正经”,“她挺不正经的,也有愿意跟她不正经的,咱(我)都躲远点,怕沾上有闲话。”

霸占铁矿又建爱心村

“惹不起”“打不过”“动不了”她

6月14日,上泉村已经恢复了平静,再提起李利娟,村民们有的撇嘴,有的欲言又止,不想提起她,更有的干脆直接说“不认识”。

52岁的李春红说,虽然李利娟没在村子里住过,但是大家都认识她,村子里没有秘密,李利娟做过的事儿一传十,十传百,大家都知道。

“现在都不想说她,有人帮她(李利娟)打人。咱们惹不起,也打过人家,有的地被占了,被打过,被放狗咬过。现在就是被抓了,好多人不说,可能还是怕被报复。”李春红说的帮李利娟打人的人名叫许琪,李利娟的姐姐曾经对媒体介绍说,许琪是陕西安康人,曾经给矿上的老板开车,是李利娟的情人,一般人不敢惹,人称“许老大”,在《冰山一角》中也有提及。6月中上旬,这位涉黑的“许老大”已经落网。

在上泉村,与李利娟有最大瓜葛的,非张万里莫属。李利娟的铁矿,原本就是张万里的,而李利娟来到上泉村也有他的原因,“她还有啥可说的,很后悔,但后悔也没啥用哩。”这是张万里见到津云新闻记者说的第一句话。

张万里回忆说,铁矿是自己父亲买下来的,1999年左右,经过与他合伙的山西老板介绍,李利娟来到他的矿上,一来二去俩人好上了,李利娟开始负责管钱,他负责探矿,2006年李利娟和许琪将他从矿上踢了出来,回家后的张万里每个月从李利娟那里获得400元钱,“那时候是矿最赚钱的时候,给400块钱,家里除了我,还有父母和我的俩孩子,根本不够花。”张万里说,自己被赶出矿,没几个月,老母亲车祸去世,让他幡然醒悟,在他的恳求下,原配妻子回了家。自此之后,他再没联系过李利娟,“我们也想过去告,可是人家上面有人,根本动不了人家。”

【关于敲诈】

自己被赶出家门

多人指迈腾车是“铁厂”送的

“铁厂”对此拒不回答

爱心村确实帮助了不少孩子,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,据“看看新闻Knews”此前的报道,爱心村的孩子们,如今已有6人结婚成家、一个考上公务员、11人正在读大学。

李利娟的爱心村被取缔,因为三年未年检。李利娟曾就此对外界表示:“一直到2013年以前,我都按时进行了年检;但在2013年时,我问过当时主管这些事的领导,他们告诉我说以后就不用年检了,他们说这是便民简化程序。”

李利娟曾经乘坐的宾馆电梯

取缔第二天,李利娟被刑拘,原因是涉嫌扰乱社会秩序、敲诈勒索等违法行为,并且证据确凿。对此,《冰山一角》也有举例:一次,李利娟在某宾馆乘坐电梯,以电梯不稳造成其腰部损伤为由,讹诈宾馆17多万元;从宾馆出来住到医院,又以药物过敏为由,讹诈医院12多万元。不到一个月,就轻松获利近30万元。还有一次,李利娟在路过某企业门口时,以路面坑洼刮蹭车底盘为由,讹诈该企业一辆新迈腾。

在之前诸多媒体的报道中,对涉及到的蓝天宾馆和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都进行了探访,由宾馆和医院的人员,描述了事发的经过。但到底是哪一个企业被讹诈了一辆新迈腾轿车却一直是个谜。这件企业,张万里只知道是紧挨着爱心村的那家钢铁厂,而细枝末节却并不了解。

按照这个线索,津云新闻记者找到了距离爱心村最近的河北龙凤山铸业有限公司。公司保安挡在大门口,不允许外人进入,记者说明来意后,公司办公室给了法务办公室的电话,在法务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法务部门负责人孟(音)律师。在记者说出李利娟讹了一辆迈腾车,希望核实是否是该企业时,对方急忙说了句“我不知道”便匆匆挂断了电话,随后记者几次拨打电话,皆被对方拒接。

【关于刑拘】

只有办案人员能够会见

身体不好见面需坐轮椅

在其他媒体的报道中,几位爱心村长大的孩子和李利娟唯一的亲生儿子韩文说,在宾馆电梯中,李利娟确实腰部受伤,在医院也确实出现了危险的情况。

《冰山一角》的文章中,明确写道:“李利娟通过向有关部门频频发难而获取利益……仅2017年,就通过我市(武安市)民政部门,领取低保金、房租取暖费、房屋修缮费等共计127万元……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,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万元,美金2万元。”

据“澎湃新闻”之前的报道,韩文称李利娟的存款大部分是2014年修路时民政和公路局对爱心村进行的赔偿,约1000万左右,另外每年各部门给30万作为补偿,社会爱心人士的捐助也占了很大一部分。这些钱是留着以后拿到政府承诺的50亩地,建设大型孤儿院的;李利娟的确有房产,但都是自家老房子拆迁下来的,邯郸肯定没有房产;豪车都不是李利娟的,是以前的矿主过继给许琪的。

张万里说的李利娟“上面”的人,至少有10位,已经在5月8日至5月12日期间,被免职,党内警告或行政处分。其中包括民政局、行政审批局,多位局长、前局长。

在武安市的3天里,津云新闻记者一直尝试联系李利娟的儿子韩文,试图了解李利娟的近况,可韩文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。

李利娟的代理律师付建说,即便韩文的电话能拨通,韩文也不会说什么。目前李利娟在看守所内,很多事情不方便透露,而且只有办案人员能够会见,与办案无关的任何人员都无法与李利娟相见,对于李利娟在看守所的情况,付建说,“我只能说她身体状况不好,每天吃好几种药,因为她背骨有肿瘤,导致腿不好使,我见了她几次,头2次都是管教背着过来的,后几次是管教用轮椅推着过来的。”

【关于孩子】

为保证孩子们可以平稳过渡

多部门福利院设临时办公点

曾经李利娟和孩子们在爱心村

5月5日,武安市民政局的一则情况通报中提及,爱心村取缔后,不含工作人员现场清点共计74人,其中孤残儿童、婴幼儿71人(多为学龄前儿童),已成年的3人;另有3名儿童只留在外,其中武安住院2人,另1名取缔前被护工带回家中。其中,69名幼童被分散安置到武安全市21个乡镇卫生院,全部接受体检,逐步建立健康档案;3名学生由教育局安排教师及时进行心理辅导,寄宿学校,由专人照顾;1名聋哑人被安置到专门场所,由专业人士进行安抚照料;1名30岁的成年人在武安市打工。

5月8日上午,先期分散安置在乡镇卫生院的69名幼童被送武安市民政局刚刚建成并主办的社会福利院。

6月15日,爱心村的69名幼童来到市福利院5周了,福利院一楼的一间屋子被设置为临时办公点,里面有民政、卫生防疫、宣传等多个部门,被问及孩子们的情况,一位工作人员说,“孩子们现在情况都非常好”。为了保证孩子们能够平稳过渡,所以各相关部门会每天派专人来到现场办公,“我们端午节也会在这里值班,保证随时有人。”工作人员说。

目前,“爱心妈妈”李利娟案件仍处于侦查阶段,津云新闻记者也将对此事持续关注。(津云新闻记者鲍燕文并图发自河北武安)

(注:文中高乐、王同义、李春红、张万里皆为化名)




公司地址:青海省西宁市朝阳东路6号
联系人:吴生凛 15527556193
李兴干 13595520468
电话:15529246249 传真:1uhb7nme1m@162.com
邮箱:khjuc@gmail.com

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1579号

乐虎平台@